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6

腦子是空的

我最近常在想:要怎麼樣才叫做活的有意義、有價值?
       一輩子跟永遠有什麼不一樣?
       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更有智慧?
最近腦子裡面不知道都裝些什麼,東想西想…
 
在CU單位愈久愈覺得自己像個笨蛋,尤其是在case conference時,總有矮人一截的感覺,
也許人家聰明是先天,但後天一定也比自己更加努力,人家只要五六年的時間就可以變成VS,而且腦子內充滿了東西,而我們就算做個十年也不過如此。
我常想是什麼原因,真的就是自己沒人家努力,也許因為training的環境不同,但待在ENT四年的我,是不是也該對ENT有很深入的了解呢?雞毛蒜皮的事大家都會,要怎麼樣才能與眾不同?讓我的專業更加的專業?要怎麼做才能不辜負自己呢?
一直很排斥護理,但做了後又一直認為自己很適合走護理,要怎麼樣才能成功轉型?
一直在外頭觀望,不如一同參與,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壯…。
廣告

新髮型、新心情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跟我一樣,有時會很想改變一下心境,
但"感受"這個東西,實在是很難去控制,所以只能用"變髮"來做點輔助, 
經過這次這件事,我想我會更加知道什麼是幸福,也會更加去珍惜別人對我的好,
人不能貪得無厭,這個想要、那個也想要,
如果真的真心喜歡,現在要覺得難過的人不是我,內心感到掙扎與不捨的人也不是我,
我不想去猜測你是否會傷心難過,亦或覺得…很好,完全不拖泥帶水結束的很乾脆,沒有製造很多的麻煩;過多的遣責是不需要的,所以也沒有所謂的原諒,重要的是真的真心相待、坦誠以對,彼此對的起彼此,對我來說,這就夠了。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會吵閙的人,更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自己做的自己扛,如果扛不起,當初就不要去擔,不管感覺多麼的沈重,都要自己去承受。
當初就知道短暫的快樂換來的是更多的傷痛,但還是一頭栽了進去,
明知要去預防,但還是輸了,就像你說的"命運"吧,是這樣嗎?那我輸給了命運…。
一開始就知道結果,還是無法阻止他的開始,所以只能選擇提早結束,
快樂永遠都不夠,只會想要的更多更多…,不能再讓自己如此放縱、貪得無厭了,
只有這樣我才能保護好我自己,因為我知道你想保護的是別人不是我,
說過了,不後悔,我想,這段記憶,會停留在我腦中很久很久….。
 
今天起,不再提過去的事了,開心與不開心,往往都只在人的一念之間,
身邊有那麼多關心我的朋友陪伴著我、支持著我、鼓勵著我,
我真的覺得很幸福…真的。
 
這幾天的不開心完全寫在臉上,你努力的逗我笑讓我很感動,你要我想想快樂的事,
可是,沒有快樂的事可以想,有誰可以為我我製造更多的快樂呢?
不不不,快樂,是要自己去製造的,靠什麼最好?靠別人會倒,靠自己最好︿︿。

凱文.柯恩音樂會

第一次花錢去聽音樂會,
有上癮的感覺,真的很棒…,
平常就都有聽Kevin Kern的CD,很喜歡他作的曲子與彈琴的感覺,
這次親身體驗了他彈琴時的力道、不拖泥帶水與乾淨俐落的指法,
好像把我遺忘已久彈琴的細胞全都召喚回來了一樣,
最佩服的是他現場彈奏時的臨危不亂,相信在座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聽出來,他彈錯了….
那時,我好緊張,我一直想,怎麼辦,他看不到,手指一但跑位置了,在曲子要一直彈奏下去的情形下,他不可能再找到正確位置的。
結果,他不慌亂的,馬上全部高八度彈奏,然後結束了曲子,真的很佩服他。
最後ending的組曲也超棒的,左手彈著複雜的伴奏,右手彈著所有曲子組合成的組曲,這真的很難,
親眼見識到他彈琴的指法,真的佩服再佩服。
 
可是呀,這次的敗筆就是,自己英文能力不夠強,他在說什麼都只能一知半解,
重要的地方,他會請翻譯口譯給我們聽,但好丟臉,我們台灣派出的翻譯實在是%$︿#&*
破壞了整場音樂會的水準!
難得他本人出現,我的CD應該要讓他本人簽名的,但排隊的人實在太多了,下大夜一整天未眠的我還是決定不排了,不過還好啦,得到了好音樂,沒有他的簽名也無坊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