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6

留言版–留言給我

~~路過就打個招呼吧~讓我知道你(妳)來囉~~
廣告

感觸

我一直不曉得為什麼當了護理人員那麼多年了,
遇到病人的某些事還是會很有感觸,
前陣子收了一個67年次舌癌的病人,
照顧他約半個月,有一天早上我幫他換完藥,他突然跟我說"謝謝",
天哪~~那時的我差點哭出來,
他那一句謝謝,讓我覺得為了他做那麼多都是值得的。
我問他:你玩天堂的帳號還在嗎?他對我點點頭,(因前陣子上夜班看到他還在看天堂的秘芨)
因我也有玩過線上遊戲,希望藉此聊天話題能讓他開心些,
前一陣子醫生為他取消了病危通知,我也一直認為他有進步,
沒想到前天突然大出血~走了!!
我好驚訝,比我預期中快很多….。
 
今天,一個70年次的小鬼,真的是手賤,昨天鼻子才開刀,今天一早就自己把鼻填塞物拿掉,
結果就是~~大出血!!真的是%︿$&%*#(,
罵他也不是、不罵也不是,他狂吐了1000C.C的血有吧,真是不知死活的傢伙,
還老神在在的跟我說~又不是沒看過血~哇哩咧,難道他不知道我們已經在"急救"了嗎??
不過換個角度想,如果每個大出血的病人,都能像他一樣這麼鎮定,那我們做起事也也會方便許多。
 
每天,在病房都看到好多的病人,有些病人我們會覺得他真的有夠機車,煩死了,
但,有時,換個角度想,當病人的,誰能有好心情?
現在我們能為他們做的也只有這些,希望他們每個人都能平安快樂的出院,
而不是永無止盡的住在醫院為的只是"拖延生命",
只是,醫院人力真的摳的好緊,當我們只有一個人時,真的很難再去顧到病人感受以及不能出現"晚娘面孔",
有誰可以為我們發聲呀~拜託~人力不要再那麼精簡了!!
 
 
 
 

白色巨塔內上演著白色巨塔??

最近醫院的BBS吵的沸沸揚揚的,
其實為的就只是那麼一丁點的"小事",
抽血嘛~~~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真的就只是ki-mo-zi問題,
責任歸屬總該分好.
一開始只是個intent在BBS上抱怨了一堆,沒想到引來了一連串的連鎖效應,
連副院長都來回應了.
以前的intent同樣在做著一樣的事,為什麼就沒人抱怨過?
到底是民主意識抬頭了,還是七年級草莓族真的沒什麼抗壓性?
在我的觀念裡~只要是護士會的醫生都一定要會,抱括on IV跟抽血,
那醫生在intent時不好好練習,到當R了還有練習的機會嗎?
的確~很多"小事"都不需要勞駕他們去做,通常他們只要動個口我們就做的要死,
誰叫我們書念的沒他們多~~~認了.
但,我們本來就是一個醫療團隊,醫護本一家,現在有需要為了抽血是誰的責任吵成這樣嗎?
 
整個BBS的內容其實最讓人生氣的是那個intent竟然說"我覺得護士小姐根本是在說謊",真是可惡,叫她補個order就叫做在騙她,
真是個沒知識水準的人,好呀~那以後凌晨病人尿不出來,我們就call R請他們開完order後才能call intent來 on foley,因為intent都會說學長姊沒下過這個order,所以他們不想執行,更不會去補這個order,如果真的要弄成這樣,到最後只會弄的大家做事綁手綁腳 .
在醫院裡工作,誰不辛苦?我們面對的是"生命",事情推來推去總還是要有人做,但為什麼不能有效的好好溝通呢?
 
今天,我的同事,因為cross training適應不良而中止cross training ,督導大發雷霆,
但,事情有那麼嚴重嗎?只能說同仁還沒prepare好自己,先hold也不行呀,硬要人家去,到時如果病人真的出事了,誰要負責?
隔科如隔山,ENT到CV去壓力真的很大,每個人的抗壓性與適應能力本來就不同,為什麼不能讓人多點喘息的空間呢?

充滿愛的一家人~

在跟堂弟的對話中~在堂妹的網誌中~
我知道,大家都深愛著爺爺奶奶…,
但,人們總是不習慣把愛掛在嘴邊,
其實~一句爸媽我愛你,看似簡單,但我卻從沒對我爸媽說過,
我想,這是從小養成教育造成的吧,
以後,我一定要讓我的小孩把愛掛在嘴邊~,
讓他們勇於表達自己的~愛。
以下是堂妹網誌的內容:
 2006.10.09
阿公的打火機
今天下午阿公反常地…
進了家門又出門,
叔叔查覺,
是因為阿公想走到街角,
坐在姑丈家的門口,
動機不是聊天,
而是想要拿煙。

阿公是眾所皆知從年輕至今的「老煙槍」,
但是不是何時,
他早以抽完放在櫃中的香煙,
阿公沒有說要抽,我爸就故意不買,
我想阿公一定很哈煙,

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我偷偷拿了半包煙給阿公,
我看到了他眼神的一絲絲光芒,
果其不然,他立即拿起一根煙,
當下那一刻,我後悔了。
因為這樣豈不是害他會繼續咳嗽?
後來我決定不給他打火機,
這樣似乎更狠!
好像給了罐頭吃,卻不給開罐器一樣,

這時阿公的行為開始怪異起來了
他右手拿到衛生紙,東折西折,
最後朝近嘴邊的香煙,
作勢要點燃它……
來回做了好幾次,
後來他一定發現,這不是打火機,
接著,他拿起了電視搖控,
按著「電源」鍵,
我以為他要關掉我正在看的驚異傳奇,
結果,他居然靠近自己,
原來他又把它當成打火機了,
他,不厭其煩地,試了再試、試了再試,
就像演默劇一樣的搞笑橋段,
而我,是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觀眾,
唉~~~~~~~~

我只聽姊說,
老人痴呆會漸漸忘記身邊的事物,
就像「意難忘」的王勝天一樣,
但是…老人痴呆會有幻想嗎?
我想,我真該多補充一點兒護理常識。

這時連起床漱口的阿嬤瞧見,
都笑笑的搖搖頭,
最後受不了,
開了小門叫我幫阿公點煙,
看到阿公吞雲吐霧的神穩,
我想他的心情,一定是愉稅的…
但是我的心,卻是不安的~~~~~~

中秋夜團圓夜

今年中秋節,很難得的大家都回南方澳相聚,
其實,主要原因是爺爺奶奶年紀大了,八十多歲的他們,身體很明顯的在走下坡,
我們能做的也只有多回去看看他們(或給他們看),
我想,他們只要看到我們,就會很開心。
 
第一次,和哥哥弟弟三人騎著兩台歐兜麥回宜蘭,一趟要115公里,
去南方澳時花了快3個小時,回台北時大概2.5個小時,
當然囉~中間有停下來休息、上廁所還有我最愛的~拍照,
其實感覺還不賴,比起往年每次都開車從北宜回宜蘭來的輕鬆,
不過,現在雪山隧道通車了,當然開車會舒適多囉~~。
 
現在的我~正一個人上大夜班中…,
每次自己一個人上大夜壓力就好大,
有時連廁所都不敢去上,
還好今天我的病人都乖乖的~呵~與其說他們很乖倒不如說是我安撫的好^^…,
目前~只有一個病人狀況不佳,67年次舌癌,呼吸道隨時都有可能阻塞或出血…,
我想~重點是"67"年次,跟我們差不多年紀…,剛看著他還在看"天堂"的秘技時,覺得好心酸…,
但,如果天堂遊戲能讓他暫時忘掉癌細胞所造成的疼痛時,真想叫他媽帶NB來給他用,
來日不多的他現在只能在病床上每天等待我們去幫他"止痛",什麼事都做不了,
身體健康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更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