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8

美麗的楓葉輕輕的飄阿

我很驚訝,就在這倒數的時刻,出現了這些字,
聽到你的聲音,
我哭了。
 
我不知道那些眼淚代表了什麼,
是感動還是期待?
好複雜的心情,
為什麼,每次,總在我說服自己後….,為什麼?
廣告

繼續向前邁進

也許是2007年的最後一天,
好多人的blog今天都有了新文章,
我~當然也不能免俗。
 
我還記得今年一月一日時我寫著我聽的第一首歌是劉若英的生日快樂,吃的第一個食物是香蕉耶,
怎麼這麼快,一轉眼一年又過了,

回顧這一年,還是沒有什麼大作為,

結束了在OPD的日子,又回到了病房…,一個我很不熟悉的內科病房….,
唯一一件可值得高興的事就是順利晉階N3,
但這件事對我來說,好像沒有那麼重要、也一點都不覺得開心,
多益還差個15分,要再加把勁。
 
今年,喜歡上了一個連我自己都感到詫異的人,
我跟他本來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真正相處的時間,加起來可能還不到100個小時,
沒想到,我竟然會喜歡上他,
他不高、不帥、不年輕、不多金、感覺做事也不積極沒有企圖心,
卻有著深深吸引我的特質,是音樂、藝術亦或他對某些事的執著?
還是那總是靦腆的表情?溫柔的聲音?
我~不知道。
 
我們家今年多了個新成員~一隻約克夏…Rich,
感謝邱小庭,讓我完成了一個心願,也很感謝她的割愛。
 
感覺真是開心又憂鬱的一年,
爺爺在今年離開了我們,今年過年少了一個他….,很失落,
身邊有兩個親近的人罹癌~我的朋友與家人,無法幫助他們什麼,很無助,
在OPD認識了年輕又有活力的妹妹,也認識了成熟穩重的學姐,
雖然離開OPD了還是彼此互相滴關心著,
正式告別了ENT,我不再是屬於那裡的人…。
 
爸媽我好愛你們。
 
 

家鄉味

這次回家,隔壁阿桑在我家門口晒了一大堆的菜,

這情景小時候常見到,他們很流行自己做一些梅子呀什麼的,

只是這情景很久沒見了,所以就忍不住拍下來,我媽說阿桑準備做酸菜。

小時候呀,都是吃阿桑家養的雞生的雞蛋,常常跟隔壁借蔥借蒜的,很懷念那時候的日子。

y3p1Ggup8vvaJmExLCB6KsI9Woy-dkuFDExxafEPfWb-FnHEVpvugU3uGB-94-KgPnaiJW6XOGfpRJu2SC62omUZfpjaEpayqRIhB02bn-Z7fn3UJo0Z9rNjHQndu7Ng_Ke

聽說,在我爸媽結婚前,我爸是麵包店的師傅、我媽是麵包店的會計,他們在台北某麵包店相識、相戀到結婚,
不過,我卻從沒吃過我爸親手做的麵包,他親手做的包子、饅頭或者海綿蛋糕,說實在從小到大加起來也不到十次,
聽我媽說,有人親自像我爸討教做饅頭技巧,學成後,真的自己開了一間賣包子饅頭的早餐店耶,
所以他一直很感激我爸,偶爾也會送上幾顆饅頭來吃吃。
這次回去,我爸心血來潮,決定來做饅頭跟海綿蛋糕了,我也樂的在一旁拍照做記錄。

y3pjVdXMcwO63GPw3WGi8wuYI7C4FWbAB9FQb85Id76F_Lrvcq99Uj3s38kgDg6VhSut6AJHlqWgxHvt0m92eWw_KwxrAiftFXH96IsTKjjKBoSu7yBCRvryEj7XSTRLsyW

做饅頭用的是中筋麵粉

y3ppw8d47PSx2cU4iSOmYNNR6ziFRPalWudqE-x20hLKZ-pEqNfEoh-7Bm8E9xMhnbjDezqd4GRUrCS5gqz_Uolst7mUgXZ7E4Lhn3O-8QhurDqB1ke1e6o0tds_Nf4CPuQ

饅頭等發酵要等幾個小時,因為我跑去睡午覺了,所以沒拍到發酵整陀麵粉變大的樣子。
我個人是覺得蠻好吃的啦,白饅頭很Q、很有嚼勁,花捲加了蔥,吃起來很香,但有點小油,
我爸說因為蒽拌了豬油才會香,所以會油油的。
再來是海綿蛋糕,這個就簡單多了(我個人認為啦),至少比較不花時間。

y3pZa1NNOgeQGJjGxTFgUZwtEioQtEtLFQUMr3LvVaRu3zQW1EjxXzLm8Tjx0teqRf2Z-_LDImSeIfmOcaQj3wRZsFnKLVqr9SHvPBaAHhPsYn6UohJR6rxebMDnQ0tnnvw

蛋糕則是用低筋麵粉

y3ppZCArhCYP-t1lhmDIjLQpEGkvlzFXi63dPxeuBGgzyJJhA_lpKATOs5Cfu4ES4AuyN4b4VcfQrBK3Bj0EQ6bEB0-o1swAyJy8HBY4wa-0OCvgfy0QXBokv-ztG2pACmn

開始攪伴蛋白部份,這個步驟好像還蠻重要的。

y3pL7SVaadAkZfFVJ24S4mWCz_9_02T2BzpBAXsJ-6oCcCOhNDiW3yIKCJT3xSSMVrCislFCGDDTIRicNk2lmnUVPN1jC4mGpt-q-zKJoDRfjOImlnbRijv71wq2HKu0sJj

y3pplJqtf2VPa1Xq0UUzmpLpiBuvcdwvr7j2LZ3cunRuv-NkCR3DfYHZsW2W5O67A2-wTvJVUu3bvK3s-3ATHpVp-1cUMPnksLJJvExwNDUs2oJi2G-9gKU8YLz2HPHqA4O

持續攪拌到蛋白變黏稠,而且可以攪拌器拿起時,可以轉一個彎時就是好了,
要注意也不可以攪伴過頭,海綿蛋糕是否會成功,這裡好像是個很大的關鍵。

y3pY8nlvSjnzPR_E_np7jCW26cn3b_QwwmXCPT5MB2jcDi09mWz7YNciQPd5Yva6gTro5kmegCehy0fHhEcxUXfYjbrFvmtKYjTMSLRgpJSyaUQYIsNNDRXogez7UIwWFsE

y3pU4tMCjlyPoj6gXGlVOf2czoKeAXsULgPYkDUzMzGQKHtkm6FKpBq8x9APziKcSz4uSIiDCynm7KkUIGbcthMoWBClBvFWOh_50lRzCO4yPaQApG2k_qPOs5viZqc7EKu

上次我爸做好後拿去舅舅家,表姐夫超捧場的,聽說他長崎的海綿蛋糕都不吃,竟然把我爸做的海綿蛋糕全部吃光光,

很久沒有吃到老爸做的東西了,就算不好吃,為了不讓他失望,我也要很捧場的吃的很開心,

不過說實話,饅頭跟蛋糕都是大大成功,很好吃喲。

原來也不過如此而已

我承認我很期待,
但落空後好像又沒有想像中的失望,
是因為最近太多事要煩惱了嗎?
所以心被分了好幾塊,相對的對事情的在意率就下降了?
啊知….。
只是,我喜歡說到做到的人,
雖然沒有那個責任對我"以示負責",但好歹也曾親口答應過,
至少,我一直偷偷的期待著。
 
可是,好像,沒有想像中的難過,怪?
也好,就這樣了,原來早就不在乎了。
 

腰痛

繼續待在這個病房,我的腰應該很快就會癈掉…。
 
明明有床罩不用,一定要用大罩單然後用綁的,
把大罩單罩住床後,一個人要hold住那一大張單人床,然後在床墊下打兩個結,真的是一件很吃力的事,
這個病房的周轉率應該也算高,每天都要鋪上好幾床,
真的,每次在使力把兩邊角角拉緊為了可以綁兩個結時,在出力的同時就感覺到我的腰在隱隱做痛,
再這樣下去,真的會完蛋啦!

今天沒有吃湯圓

往年的冬至都是賴在曉雯醫師家當食客,吃著她或她媽調製的客家湯圓,
因為她從我們醫院畢業了,今天,我沒地方可以吃湯圓了,
不想一個人回家"過節",所以邀了秋宏跟秋宏姐姐,沒想到他們也很有義氣的答應了,
當然,出去吃飯一定要找食客一起呀,我、光光、紀瑩、秋宏、秋宏姐姐就一起在日式一番鍋度過冬至啦,
這次是秋宏結的帳,欠著囉,下次換我請客。

自知

命運將我置身於此,
無力改變只好妥協,
我要變成一張白紙,
只為了要重新塑造。
 
我期待一個未知數,
像個偷窺狂般希望看到些什麼,
什麼都看不到、遇不到、找不到,
你不知道什麼都不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