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6

忠言逆耳

昨天突然想起AP滿八個多月的好友,就打了電話給她問問看她好不好、肚裡寶寶乖不乖,
結果,她竟問起我的事…本來不想跟她多說,因為我也知說了又會被她念,
但,總逃不過她的手掌心。
我,不善於欺騙,所以總是對她有問必答…
結果呢~被她罵到一個臭頭,把我講的真是不堪,
她說我不夠愛自己,所以別人也不會愛我,真是難過這句話出自於自己最好的朋友口中,
忠言逆耳~其實我知道她要表達的是什麼,
她討厭我總在那幾個人中周旋,她討厭我阻斷許多別人要介紹給我的姻緣,她討厭我不給真心喜歡我、疼愛我的人機會、她討厭我口中最常說的"感覺",她討厭我的固執,但她討厭我跟他們出去,她要求~這些人,應該把他們當空氣,久了這些人就會消失,因為她不想他們來影響、打擾我的生活,她搞不懂我,為什麼總是替他們找一堆藉口,她一句話就把所有的解釋都打翻—愛你就會珍惜你、愛你就不會讓你受傷害、愛你就會要你天天快樂、愛你就不會傷害你…,不需要我替他們找一堆藉口。
她氣我,年紀不小了,不好好的去交個男友,我回她,我年齡28歲,但心智年齡還不到28呀,她都快氣死了,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她更氣我明明知道自己的癥結所在卻不去改變…。
她要我,好好的交個男友,好好的找尋自己的幸福給自己一個安定的生活。
 
你以為我不想嗎?但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我不喜歡的人喜歡我,
就是無法湊成對這也是我的錯嗎?
不是我高標準、也不是我好高騖遠,我只是不想去跟我不喜歡的人"培養感情",
我只是不能接受你們說的"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也許被愛真的是幸福~,但我不想被他們愛,你懂嗎?
 
只要遇到一個我愛的人~也愛我疼我~一切就會成定局…
給我時間吧~不要跟我說像我這樣永遠都等不到結局,給我點信心,好嗎?
 
廣告

Dx:Body image dysmorphia

長這麼大呀第一次對減肥付諸行動,
結果,竟然被我們病房的醫師下了Body image dysmorhpia這個診斷,
唉,你以為我愛減肥嗎?我也是不得已,大學畢業到現在我已成長了6公斤了耶,
你能想像揹著6公斤多餘的肉肉是什麼感覺嗎?
而且呀~偏偏我又是大臉型,
所以我一定要身體很瘦很瘦很瘦了,臉才會瘦一點,
超可憐的啦!
 
我最常說的是:拜託~你去相親時,坐下來人家哪知道你胖還是瘦呀,最先都馬是看臉。
那我的臉呢~一看就是小胖妞型,真是吃虧,
所以你說我現在不胖,我還是得減呀,因為重了六公斤真的是事實,
都快30歲了耶,當然要開始重視身材問題。
你這個曾經是精神科醫師的醫師,給我下了那麼不好的診斷~
哼,沒關係,隨你怎麼說,反正我要開始我愉快的減肥之路了。

msn突然當掉了~

我的msn又突然上不了線了,
其實不上msn也不會怎樣,
但上不了線總覺得特別的孤單,
習慣坐在電腦前東摸西摸、習慣坐在電腦前看影片聽音樂打作業…
不管我在做什麼,總覺得有線上的一堆朋友們在陪著我,
但~可惡~~為什麼昨天突然不能用了呢~
登入後,永遠都是"沒有回應",真是氣死我也…
要移除不給我移除、要重灌不給我重灌,到底要怎樣啦!!
 
若說是中毒~不可能啦~
我昨天明明就只有在打作業,msn就自己斷了線,要再連線時就發現~它掛點了。
 
唉唉~好吧~難道是我需要沈寂一陣子了嗎?
那我一堆朋友會不會想念咶噪的我不在身邊呀..呵呵~
 
今天聽到同事在說護理長對我排給大家的班有些許的意見,
但我聽了護理長的描述覺得好好笑,好貼切哦~她真的很利害~
她說"現在排班的人是怎樣,排班都要五毛給一塊的嗎?"
真的好貼切耶~假設你們要了三天連假我給了四天,要了八天的連假出國我給了十天,
但,我覺得合情合理呀,給你們放長假又沒影響到別人的班有何不可?
但她就是很奇怪,很討厭我們放連假,偏偏要把我多給你們的假拆開給別人,
隨便她囉~她高興就好~,反正我們也都習慣了…。
要五毛給一塊~~虧她想的到

我生氣了

今天第一次為了排班的事那麼生氣~
搞什麼鬼~明明就是你自己要班,要的班都排給你了,
實在是因為沒辦法才會讓你小夜接白班,
你因為小夜接白班跑來跟我argue,說你動作慢小夜會晚下班,隔天又接白班根本睡不到幾小時,
所以你不能小接白,但你不能別人就能嗎?
我們還不是都上過這種班,
我因為你態度不佳~就回你,別人就可以直接睡在護理站更衣室內隔天一樣起床上白班!
這麼回你,你聽了應氣到爆了吧!
 
今天我生氣的是,有事可以好好講,有需要這麼大聲嗎?
而且,這三個月排班的人是我嗎??是你耶~有沒有搞錯~一個資深的人說不會排班,沒有排過班,那我們就該死嗎?對班那麼有意見,那你自己把班拿回去排呀,這三個月本來就是你負責的,要不是護理長說叫我幫你排,我會那麼好心嗎?去~~
 
還好我也不是被嚇大的,雖然你是資深學姊,但你態度不好,就別怪我也對你不禮貌,
更誇張的是,你自己要的連假我給你了,因為你的連假,你的partner也要上很長,不得已才讓你小接白,現在好了,我班都排好了,你竟又跟我說"嗯~那我要的那三天我不要了,只要能夠不要小夜接白班"哇靠~,我班都排好了,你以為你說不要了就不要了嗎?我當然回你~好呀,我班排好了,你自己去換我沒問題呀。
 
馬的,真夠機車,你以為我閒閒沒事做哦,會讓你小接白就是因為你要班,假日又要出來行政,
我排班怎麼可能都以你為主,你的partner我也要顧慮到好不好,現在為了不要小接白,你也知道沒辦法,所以又說你不要那連三天的假了,你可以share出來,好呀,那自己去換呀,我為什麼要為了你再重新排一次班,真的很不爽耶~!!
 
哼,最好你自己去找護理長講啦,雖然我知道護理長一定挺你,
but so what…我不吃那一套,要改就讓護理長自己改,
反正我站的住腳也不怕她來找我說什麼啦,
真是氣死我了,你一定會覺得學妹很不尊重你,對你大小聲,
但想要人家尊重,也要自己做的好才能被人尊重吧~
當別人不夠尊重你時,是不是應該檢討一下自己呢?

貪…

這兩天~心~異常的平靜…
連自己都變的不認識自己…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不知道自己應該有什麼樣的情緒反應?
不知道如何對自己的行為提出合理的解釋?
 
但,現在的我,就是沒有任何的情緒,
平靜到~~令人害怕~~。
 
難道,真的被洗腦了?
馬上把"想太多"這個惡息改掉了?
呵呵~That’s impassable,反應總是慢一大拍的我,
我想~過幾天真正的情緒反應就會出來吧!
結果會是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喲!
 
也許,像你所說: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會出現很多的"過客",
過客當然有很多種類,
但我對過客的解讀就是~稍縱即逝,不管他是被分到哪一類,就是一點都不重要…,一下就會被淡忘,也許我該為這一點感到傷心,可是我竟沒有任何的感覺…,
雖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但卻很清楚的知道,我一點都不想當個過客,
因為我不想要被忘記….。
這樣會不會太過於貪心與自私呢?
呵呵~我想~人之所以會犯錯,都歸疚於貪心與自私,如果能將這兩樣東西屏除於外,人就不足以被稱作人了,畢竟我們都只是凡夫俗子。

又在發神經了

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又哪根筋不對,突然心情變好差哦…
已經好久沒有離職的念頭,昨天…又突然好想離職,
真怪~明明就沒被電,上班上的好好的…,但就是覺得煩,
可是…離職後能做什麼呀?
真的好想脫離護理界哦~!我會有這麼一天嗎?
 
我的室友…睫霓離職結婚去了,雖然,我們一起相處的日子不多,
但有心事都會跟對方說,所以每次回宿舍見到面時,
我們總是說個不停~,
今天,回宿舍,睫霓的位置已空空如也~全都收拾乾淨了,
看到睫霓送我的戀愛御守好感動…她祝我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我收到她的祝福了~,而且,我相信有她這新娘子的加持,幸福一定很快就會來臨。
 
今天,考完英檢回家的途中,突然又想起了小良,
我常想,真的是認識他後我才變得那麼獨立的嗎?還是其實我本來就很獨立,只是以前有個人可以依賴,而懶得自己去做很多事,
因為,我常會想到小良說的:Leco要好好照顧自己,Leco要開心不能掉眼淚,Leco要獨立,這樣我才能放心的去做很多事情,不用擔心妳。
難道這些話對我的影響真的那麼大?我自己也不知道…,但真的到現在還是常常會想起這幾句話,我不知道小良改變了我多少,但真的已有很多朋友對我說,他們覺得我跟小良在一起後…變了…,但"變了"是變好還變壞,我就不知囉!
很久~沒有這樣思考過我跟小良的事了,也許是因為總不敢去面對,現在有勇氣在部落格內發表心聲,是不是表示真的放下了呢?
其實,我跟小良的事,對我打擊真的很大,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陌名奇妙,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我跟他…只能用"很怪"來形容,說我們曾經交往過也算,說我們不曾交往過也算,到底算不算真正愛過,真正交往過,連我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我們曾經很認真的認定過對方,我是…,我相信小良也是…,只是他現在是怎樣看待過去那一段情,我就不知道了,曾經,我一直很想要在他身上尋求到答案,我曾為了這個答案痛苦不已,現在想想,答案,好像沒有那麼的重要,知道了又能如何?仍然改變不了結果。
小良,對我身邊的朋友來說,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物,大家對他耳熟能詳,但我身邊卻沒有人看過他,我曾經滿懷著幸福的心情想把他介紹給大家認識,呵呵~沒想到,老天爺根本沒給我這個機會,我們就分手了,說過了,不知道算不算交往過,所以也不知該不該用"分手"這兩個字來形容,感覺…很奇怪…,我曾經跟他吵過、鬧過…但他都選擇用沈默來回應….,當時的我,真的只能用一夜之間從天堂掉入了地獄來形容,真的,一點都不誇張…。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要說有沒有後悔過?沒有。這個答案很肯定,從他身上我學到了付出與體諒,這是無庸置疑的,現在我們只是比普通朋友還要再普通的朋友,我們不再提起過去那段往事,不知道是刻意迴避亦或沒什麼好講的…,但,這真的是一段很特別的經驗,我跟他,彼此"既熟悉又陌生",真的只能用這六個字來形容,也許,真的只能用緣份來解釋這一切,只是我們的緣份特別的短暫罷了。
我們的人生中,本來就不該有彼此的出現,他無意間闖進了我的生活,我也無意間闖進了他的生活,這種感覺就像是我們不小心到了第四空間一樣…所以我們相遇,但終究還是要回到自己的世界,所以我們又分開了,只是,分開後,我的記憶仍存,但我卻無法再次踏入第四空間回到他的世界,因為無意闖入的我已找不到當初進去的入口,所以,只能讓時間來消磨我的記憶….。
我不知道~很像在演戲,所以我說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爸媽也不再問起小良的事….,對他們來說,小良也只是個"名詞",當然,我說過了,我身邊沒有一個人看過他,你們就當他是我想像中的人物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