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8

5/31 the end,6/1重新出發

DSC04246

戴在左手一年的紅線~最後,還是我自己把它剪斷…,好無奈哦!
不過,當我第一眼看見它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天哪,這麼粗,會斷才有鬼啦。
但,我還是認真的戴了一年,每次醫院要洗手稽核時我就很害怕稽核到我,因為,打死我都不想提早把它拿下來,
這個紅線~只能算是間接的求姻緣,雖然,到最後,是我親自把它剪斷的,
但,我仍願意相信,魔咒解除。
今天,6/1後,我想~…我,一定會幸福,加油!!
廣告

相約卡布卡

今天跟OPD的同事相約去卡布卡吃飯,
七年級的妹妹就是不一樣,一點都沒有嫌棄我們新莊太遠,二話不說就說"好",
很可惜亞仙不能一起來,今天可是亞仙在這上班的最後一天呢!
 
翠茹、中玉、宜均、薏庭還有我,很難得有空可以一起坐下來聊天,
秀娟姐姐知道我們要一起出來吃飯,她超開心的,
她的反應跟我以前病房的護理長反應真是相差一萬八千里,
每次她只要知道我們要一起出去,她就會很開心,
就好像她自己也一起出去玩了一樣,
還會我們說:你們快去快,玩的開心點呀。
一整個覺得好窩心….。
 
不過,更開心的是,卡布卡沒讓我丟臉啦~還好大家吃了都很滿意,呵呵。

我在OPD的日子—第113天

每個人都很急、每個人都有事,醫生就只有一個,你們要我先叫誰??
有所要求的人不早來,一來就要求要插隊,到底有沒有羞恥心?
醫師好心,滿號掛不進,都會叫你們來現場找他,但意思並不表示可以"馬上看",
真的很火,只會講:是醫師叫我來的。
我知道好不好,你沒聽到醫師也叫你們在外面等,等我安排嗎?
自以為自己是醫師的VIP嗎??
不要一直站在門口觀望擋路,沒有用好嗎?
人家號碼到的人都還沒看,你們沒掛號的人憑什麼先看?
 
在家裡不舒服,不會來掛門診或急診嗎?
一直打電話來是怎樣?還好今天跟診的醫師還願意接病人電話,
醫師要求他來急診,竟還要醫師幫他打電話去急診"關照",
請問:打給誰關照?急診那麼多病人,那麼多醫師,你要我們打去哪裡幫你"關照",
醫師拒絕後,過不久又打來,又說:我們要單人房幫我安排。
我的天哪~你以為你是誰!!!
不來看診,一直電話搖控,醫師也被弄的很不耐煩,但在電話中仍是很客氣的解釋,床位問題我們無法干涉,現在就是沒單人床,要我怎麼想辦法?
自己不做任何努力,只會在家一直打電話來煩醫師、搖控醫師幫你做東做西,你以為你是誰??
現在的人怎麼都這麼的自私。
有的醫師忙著看診根本不願意接,我們就要想盡辦法檔掉這個電話,結果呢?變成"護士不讓醫師聽電話"。
這樣是不是很衰,所有的事都變我們要承擔,
所有人都要求要有服務品質,但不是這樣服務的好嗎??
不要自己沒自覺,不檢討自己有問題,還只會一味的責怪大家服務態度不好,那你們的態度有好到哪去呢?
你們插隊就對了嗎?你有事,別人也有事,你的事很重要,別人的事也很重要,
你當乖乖在外等候看燈號進診間的人都是白痴嗎??
每次病人跟我說他有何理由趕時間一定要提早看診時,我好想說:每個人都這麼跟我說,請問,如果是你,你要怎麼做?

我在OPD的日子—第112天

實在是百思不解,診外都有show燈號,你又不是文盲不會看燈號嗎???
好笑的是看了燈號已過號,還不自己來報到….。
今天接到病理部打電話來,直接找馬主任,我還以為是有病人報告有問題要與主任討論,
結果竟是"有個病人叫某某某,她已經等很久了"。
天哪~什麼世界呀,後來才知還不止打了一通,在這通之前,別診的同事就已接到電話,
同事找到那位在外聲稱"等很久"的病人,她說:我來的時候燈號是22,現在都40了,我是4號為什麼都沒叫我進去。
我的媽呀~~鬼才知道你4號一直坐在外面,我又不是算命的,
這麼大一個人了,就算等很久,不會來敲門問一下嗎?還要透過別人打電話來,
讓我生氣的是,竟直接找上主任,還好主任夠明理,沒有責怪我,
但事後主任還跟那病人道歉說:不好意思讓你等那麼久(其實他等候的時間跟別人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我心想~幹嘛跟他道歉我們又沒有錯,氣死我了。
今天診間一直進行中,沒有空窗期,否則在燈號已打到最後的情形下,我們都一定會再出去喊有沒有哪一科幾診要報到的病人,
今天都還沒出去喊,就接到了這麼白目的電話,
說的好像是我們的錯一樣~媽的~真想罵髒話。

appreciate

昨天,其實,我有點小感動….,
因為你二話不說的伸出援手,
雖然還沒有求助於什麼,至少,這條線,慢慢的串起來了,
接下來呢?該怎麼做?

無能為力

昨晚,爸媽突然接到二叔的電話,今天馬上從嘉義上來台北接我,一起回了南方澳看爺爺。
怎麼虛弱成這樣?
心裡知道這是老化現象,其實像爺爺這樣已經很好了,沒有中風、沒有病痛…,只是老了…,身體機能慢慢衰退…,
大家都很感激二叔對爺爺的照顧,但,這次回去,大家意見分歧了。
 
爸媽、小姑、小叔都認為應該要把爺爺送去醫院,
但二叔覺得,爺爺這樣很好,若真的這樣走了也很平順,送到醫院去,醫生只會想辦想用一堆管子來延續爺爺的生命,他說:我不知道是害他還是救他。
其實,我懂二叔的訴求,但,我還是認為應該要送去醫院放個鼻胃管再帶回家,
爺爺連吃東西、喝水的力氣都沒有,總不能讓他都不進食吧,雖然大家很努力的用了各種食物各種方法,就是想要他把食物吞下去,
但,就算勉強吞了幾口這些營養還是不夠的。
我只能一直強調,放鼻胃管只是痛苦一下下、一下下,放了鼻胃管如果爺爺不吃東西我們就可以用灌的,若他想吃,還是可以從嘴巴進食呀..,
我不知道,叔叔聽進去了沒。
我爸雖然是長子,但他尊重二叔,畢竟二叔才是爺爺的主要照顧者,他真的很辛苦,所以,在二叔還沒答應要讓爺爺放NG前,我們誰也不敢擅自作主把他送去醫院,
好無奈,真的好無奈,尤其在我看到爺爺身上bed sore w’d時,我竟心疼到哭了,
我以為在醫院看了那麼多我早就麻痺了,原來,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時,感覺會是那麼的不一樣,
那個w’d是該送到醫院做debridement,但叔叔又是不捨,他認為如果送到醫院處理傷口,爺爺又要受一次清創的折磨,
所以他只能盡力去照顧那傷口,他說:我知道這個不可能會好,但至少不要讓他惡化。
但,真的能不惡化嗎?我不知道…。
好無助哦,好歹我也是個教學醫院的nurse,但我說的話他們聽不進去..,
也許,站的角度與看的觀點不一樣,其實我懂叔叔的心,
但,今天看著爺爺醒來想吃東西的樣子,連拿湯匙的力氣都沒有,食物放入他嘴裡沒一下就睡著了,真的好心疼。
 
如果,我們能預知這一兩天就是大限,那當然可以不用去放NG多受一次罪,
但,若時間未到,我想,到時大限時日未到,爺爺就會先因沒進食虛弱而走…。
今天,也體會了南方澳人就醫的不便,我到藥局去買藥,竟然要什麼沒什麼…,最近的急診就只有蘇澳榮院了,真的是…。
 
爺爺在我們家是個很有份量的人,大家都對他很尊重,包括他的弟弟、妹妹,
因為爺爺的爸爸很早就過世了,所以他的弟妹都是靠他扶養長大的,妹妹不得已送人了,但姑婆還是對爺爺很敬重,
小時候,我很怕爺爺跟我說話,因為他的宜蘭腔太重,我聽不懂,
但,其實,只要爺爺多看我一眼我就會很開心,也許一直活在當初他想把我送人的陰影下,就覺得爺爺一定不喜歡我,呵呵。
這張照片,是91年過年時拍的,那時爺爺身體還健壯的不得了呢,92年還幫他慶祝了80大壽,真的記不起來身體是何時變差的了,但,二叔,真的辛苦您了。
 
20
        我爺爺、我爸還有我爸的寶貝外孫牛牛。

share

share~嗯~我喜歡share~~,
如果,時間能夠共用就好了,
如果,心情能夠一致就好了,
如果,能share一切就好了。
 
sahre無法單獨完成,
share無法一廂情願,
放棄一起share的念頭?
亦或找尋share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