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9

理一理思緒

整理宿舍的同時,也整理了不少思緒,
以前的那些書信亦喚起了一回憶,
雖然都過去了,很多東西還是捨不得丟,
真不知留下那些東西要幹嘛?
 
連國小收到的情書卡片到現在都還留著呢!
廣告

巧遇也是一種美

原來怦然心動的感覺還在。

Rich一出馬就上了msn精選部落格

這個分享空間我已經經營了四年半了,
從沒想過會上msn首頁的精選部落格,
今天按照往例先上去看統計資料內,又有哪些人在網路上輸了哪些奇怪的搜尋而連結到我這,
結果發現,今天的流量太奇怪了,湧入了大量的參觀人潮,
連結回去結果都是msn的首頁,
在精選部落格的第一項標題是—–喜歡就要放手追,像他一樣
 未命名
點進去就是連到Rich的那篇–愛~要及時,
但,精選部落格是誰選的呀??
不管如何,竟然託Rich的福上了msn的首頁,
真是太光榮了。
沒錯呀,Rich那個勇敢愛的精神,真的是大家所要效仿的,
Rich,你真棒,雖然miki跟你永遠都不可能,
但,你那份堅持的心,感動了我們大家了喲,
現在,好多人都因為你而擁有了更多的勇氣。

人生中的莫可奈何

相愛的兩個人,因為現實中的總總因素,被迫要分開,
明明相愛的兩個人,因為對彼此的未來無法達成共識,所以決定要分開,
心痛,代表你還活著,時間,一定可以將你治癒。
成年的我們,愛情已不能像學生時期那樣的純真、無雜質,
它摻雜了許多外在元素,讓愛情不單單只是愛情。

愛~要及時

在回家前,就已聽我弟說,Rich跟對面家裡養的紅貴賓Miki現在是好朋友,
以前Miki的小主人就會帶Miki到我們家跟Rich玩,
但礙於Miki現在是發情期,所以我們都盡量不讓牠們見面,畢竟不同品種,還是別亂配的好。
這次回家,總算見識到了,只要Miki家一有動靜(Miki身上有鈴噹,只要聽到鈴噹響牠就失控了),
Rich就馬上跑到我家門口看,

如果Miki要出門了,

完了~Rich就會開始很緊張,一直哀嚎要我們放牠出去,
 
    唉~牠的這種叫聲,我還真第一次聽到,
現在呢~只要Miki一有動靜,Rich就關不住了,說什麼也要出去見牠一面,
就連Miki的主人開車出去或回來,牠都很注意(簡值變成Miki家的看門狗了)。
再來,還有一件事我覺得超丟臉的,
現在Rich只要一出門,第一件事,就是先跑去Miki家,看牠在不在,
 
Miki家門沒開,牠也可以八在人家的門上往裡面看,
Miki的小主人有時發現Rich來了,會開門讓Miki與Rich隔著鐡窗相望,
你就會看到兩隻深情相望的狗狗,隔著門互相對看著(但,碰不到就是碰不到),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Rich是不會下樓梯的,
結果,好啦,為了見情人一面,牠克服了恐懼,沒錯,牠,會上下樓梯了。
 
 
看著Rich這樣,雖然我覺得很丟臉啦(因為害的Miki主人都不敢讓Miki出門了),
可是呀,我覺得Rich好勇敢,對Miki的喜歡表現的超明顯,
儘管被笑很丟臉,一出去就往人家家裡去"顧門",
牠還是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雖然牠這種死纏爛打型的是我不喜歡的,
可是我卻好欣賞牠這種個性哦,
但,每次看到Rich站在人家門口痴痴的等,就覺得好心疼。
是呀,愛就要勇於說出口,儘管被拒絕了又何仿?
至少,讓對方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此生才不會有遺憾,
各位呀,記住喲,愛要及時說出口,
千萬不要連狗都不如呀。

當興趣變成壓力時

我一直在想,該用什麼樣的心情來記錄這一篇,
就像Elaine說的:也許並不遺忘 而是不想再痛!
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常會反覆的夢到,我就想:難道在我心裡,其實它是個夢靨。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就已經在彈琴了,看看這念幼稚園的我,彈的多有模有樣呀,
IMG_1306
IMG_1307
IMG_1314
        這應該是小六吧,有點忘了
其間當然參加過許多老師自己辦的大大小小鋼琴演奏會,在我的彈琴的生涯一直到高二升高三後才漸漸停掉,到最後都沒去老師家練琴,慢慢的終止了學琴之路。
據我爸媽說啦,我是從四歲時開始學琴的,因為我吵著要學,
其實成長過程中我一直對學琴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反正就已融入我的生活中,
當然還是有印象,幼稚園時,被老師拿著鉛筆打著彈琴時最會翹起的小拇指,
國小放學時,鄰居會來我家跟我一起坐在鋼琴坐椅上,
我彈著學校教的兒歌,然後大家很開心的一起唱著歌,
那時的我,很開心自己會彈琴。
幼稚園到小三都是由我的幼稚園園長或副園長來擔任我的鋼琴老師,
他們到底有沒有受過正統的音樂教育,其實我也不知,
不過我在國小時鋼琴檢定早已過了八級,
國中時考了七級,但沒有過,
印象中其中一個項目是,背對老師,
老師會在另一台鋼琴雙手彈一首歌(真的還不算短),聽完後我要把剛聽到的彈一遍,
每次聽完後面的早忘了前面了,根本無法完整彈出來,而且還是雙手,這個項目我都是拿D(考了兩次),不通過,
而且,我的音樂底子並沒有打的很好,因為我不知道什麼叫"樂理",他就像是我們英文的文法一樣,
小三後,換了一個鋼琴老師,每個星期天我都要去他家學習一個小時,
在國小時對這一段記憶其實很空白,
只記得每次九點下了課,都還要坐在老師家客廳看電視等爸來接我,
也許那時的學習還沒有壓力吧,
一直到了國中,我開始有了學琴的壓力,
星期日的鋼琴課是早上八點,我開始發覺,同學假日都可以賴床,為什麼我不可以?
每天上課都要早起,為什麼假日我還是要早起?
家裡有個兇悍的哥哥,其實可以想像,我國一、他國三,他要念書,我練琴一定會吵到他,
我爸的職業需要凌晨兩點去上班,所以他晚上幾乎七八點就上床睡覺了,
而我,每天下課回到家都五點多了,
因為家裡空間不夠大,所以鋼琴是放在客廳,放學時大家在看電視,不能彈琴,
晚上怕吵到爸睡覺、哥念書,所以不能練琴,
假日,哥在家,一樣會嫌我彈琴很吵,所以,怕吵到他,我也沒彈,
總是到了星期日早上:完了,上次老師給我的進度我都沒練,等一下就要去老師家了。
為了交差了事,為了怕被老師罵,
老實說,我的家,沒有一個很好的練琴環境,
爸媽也不會督促我說:你怎麼都沒去練琴、快去練。
星期日我總是六點起床,開始臨時報佛腳(這時哥也會很識相的不會罵我),
彈到七點、七點半我媽會載我去老師家,或者我自己騎腳踏車去,
鋼琴課是早上八點到九點,剛開始都很順利的過關了,
現在想想教鋼琴還真好賺,只要給學生進度,下次再聽聽學生彈的好不好,就可以了。
後來,難度一直在增加,當然老師以為我練了一星期的曲,其實我只有練了不到一小時,
因為會有很多本,貝多芬、蕭邦或莫扎特等等,印象中一次有五六本吧,每一本都有他的進度,
不過,那時我還曾暗暗的覺得~彈琴真簡單,每次都只有星期天早上練一下而已,就通過了,
也許,我真的有天份吧,如果那時每天都能好好練習,也許我現在的程度還不止於此喲,哈哈。
但,隨著曲目愈來愈難,老師漸漸的覺得我退步了,因為他給我的進度,我愈來愈跟不上,
所以很多時候上星期的曲都還要再重彈一遍,下星期還是彈同樣一個地方給老師聽,
唉,其實是,我~根本沒有機會可以練琴,
到最後,去彈琴變成我的壓力,每個星期日早上都要趕快把老師上星期給我的進度,快速的彈過一遍,
感覺都是為了要跟老師"交差",而不是為了自己要學習、要進步,
接著,因為學了太久的鋼琴,大家開始對我有了期望,
希望我能考上台南家專音樂系(現在名稱變什麼我是不知啦,但我們那年代好像蠻有名的),
所以,星期六上半天課的我,中午下課回家吃完飯後,二點又要去我鋼琴老師的老師家學樂理,
學怎麼畫五線譜(老師的老師說我畫的很醜,我就真的沒有畫畫天份呀)、學怎麼看音樂符號,
還要學習怎麼發聲(那時真的不懂為什麼我還要把自己畫的五線譜唱出來)。
國小學高音笛(每個人都學過的那種笛子),因為參加了學校樂隊,老師又教我打鐡琴、木琴,
口風琴、手風琴這種小樂器根本難不到我們這些有學過鋼琴的,
後來又學了中音笛,還去參加比賽,
國中時,參加了國樂社,我好想學琵琶,但老師說,有學過鋼琴的就要去拉南胡,
因為要音感夠好的人才可以征服南胡那兩條線,硬是被分配去拉南胡,
當然,我爸又買了一支南胡給我,
但每次在家裡拉南胡時,我哥他們就會笑我,說你可以像電視上那樣拉罵人的嗎?
反正就總覺得拉南胡是件很丟臉的事,而且南胡都是老伯伯在拉的。
耶~好像有點離題…,
總之,因為會了不少樂器,大家開始期望我朝音樂之路發展,
但我發現自己對樂理一點興趣都沒有,
也慢慢知道,自己其實在鋼琴這一塊沒有很利害,
而且,音樂系要懂的東西好多,我,只是會彈,其他什麼都不懂,我開始害怕去參加音樂考試,因為我不想丟臉,
我討厭星期六下午別人在睡午覺出去玩時,我要去學無聊的樂理,去畫被嫌畫的很醜的五線譜,
我討厭星期日我不能賴床,為了應付老師要早起練琴,
從國中開始,彈琴再也不是為了我自己….。
後來沒有去考試的原因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反正就直接念了普通高中,
記得一直到高三,老師就跟我說"你的程度可以不用再來學了",
是呀,因為所有的譜我只要自己拿來練沒幾次就會彈的很流暢了,根本不用再去找老師學,
而我也很開心有了升學壓力當藉口,我可以不用去學琴,
第一次星期日可以賴床到八點,我真的好開心~~。
高三時,老師又辦了一個演奏會,記得是跟老師的另一位學生四手聯彈(真的配合的超棒),
還有一首是自己的獨奏曲,
那次完美的演出後,我也正式的告別了彈琴生涯。
 
以前,常聽那些曾經學過鋼琴的人說:久沒彈忘了。
我一直不相信,因為我覺得不可能會忘,那時我只要腦子有曲,馬上可以很靈活的彈出來,
現在,我真的體會到了,那種感覺真的很恐怖,
看五線譜的能力下降,太高樓層或太低樓層的音符,竟要開始用最原始的方法去數它是什麼,
腦子裡明明曲子還在,就是這麼的流暢,但手指頭就是不聽使喚,總是按錯鍵盤,
我常想,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學琴,最後,得到了什麼?
有人跟我說"氣質",哈哈,沒學琴的人就沒氣質嗎?話也不能這麼說吧?
 
說了這麼多,好像也沒說到正題,到底夢靨是什麼?
一直到現在,我都會夢到,快八點了,我都還沒練琴,怎麼辦?
很緊張的翻著一頁又一頁的樂譜,怎麼樣都彈不出來,
或者是,很怱忙的騎腳踏車到老師家,
但翻開樂譜,怎麼彈就是彈不好,被老師發現我一個星期都沒有練習,很緊張的等著老師開口罵人。
或者是,在夢裡我告訴自己,我不是沒學琴了嗎?為什麼我都沒交錢了,你還要我到你家練琴?
這個夢,說出來感覺並不恐怖,但在夢裡,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每次醒來時,我就會告訴自己,別怕,你早就沒在學琴了不是嗎?
 
這種學習的恐懼,我好像沒有對任何人說過,
別人只會對我說:你好利害哦,鋼琴彈的這麼好。
是呀,高中時的我,真的到了顛峰,連我自己都覺得我真的很棒,任何樂譜拿到手練個幾次很快就上手了,
但,長大後會想,那又如何呢?
沒有拿來當飯吃,好像真的沒什麼用厚?
再者啦,我沒考過七級也沒資格當鋼琴老師,不過國一後就沒再去參加檢定,好像太早放棄了,
現在人在台北,鋼琴在嘉義,偶爾想要彈彈也沒什麼機會。
也許,小時候那段趕場的日子,真的讓我太恐懼了,每個星期日早上爬起來練琴不是為自己,是為了交差,
當興趣變成壓力時,興趣就再也不會令人快樂了。
 
在此,奉勸為人父、為人母的人,
學習多項才藝並不是不好,重要的是小朋友要有興趣,而且還不能施壓喲,
當興趣變成壓力時,它再也不是件令人開心的事,只會害小朋友把它推的更遠,
而且,要學就要學最正統的,
也許,我從四歲就走正統音樂路線的話,好好的把樂理底子打好,
現在的我,也許真的是個音樂人也說不定。

ㄅㄟ ㄅㄟ˙~謝謝您

伯伯,原來您自己選好了時間,
選在我們大小夜班交接後,去當天使了,
選在我們領出您的零用金買了一堆溼紙巾後,離開了。
 
就這麼剛好,今天的小夜11點沒去翻身,不然交接班後,我要到12點半~1點間我才會去看您,那時後正是要做治療忙碌的時間,
就這麼剛好,今天拿了您的錢添購了一些東西,剛買回來都還沒用到,
完全沒有耽誤到我們做治療的時間、選擇了我們交完班小夜還沒走的時候,
您用了別人捐贈的尿布、溼紙巾,所以您也選擇留下一堆我們剛幫您添購回來的溼紙巾給別人,是吧?
您不想麻煩我們的心,我感受到了。
以前,您為我們國家奉獻,
到離開時,您還是不願欠下任何人人情,
就這麼安安靜靜的,不麻煩任何人的離開了,
今天的諸多巧合,我相信是您刻意安排的,

伯伯~謝謝您。